焊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各级政府博弈河南煤改小矿主要求公平补偿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6 20:10:07 阅读: 来源:焊条厂家

各级政府博弈河南煤改 小矿主要求公平补偿

生意社04月13日讯

“自从山西开始进行煤改,我们就知道,离兼并重组的日子不远了。”3月底的一天,在河南省汝州市蟒川乡经营一家私人煤矿的刘老板,对本刊记者无奈表示。汝州位于郑州西南,去郑州约100多公里,沿途依次经过河南比较有名的矿区——新密市和登封,两地煤矿也将面临和刘老板相同的命运。 一个多月前,河南省政府发布《河南省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正式揭开河南煤改序幕。根据《实施意见》,到2010年年底,河南全省要力争建成三个年产5000万吨的特大型煤炭企业;骨干煤炭企业控制的煤炭资源量占全省占用煤炭资源量的85%以上,产量占全省总产量的75%以上。 2009年,河南省完成原煤产量2.3亿吨,其中河南最大煤矿企业河南煤化工集团煤炭产量5698万吨,是惟一年产量超过5000万吨的。紧随其后的是,中国平煤神马集团产量4500万吨,义马煤业(集团)有限公司产量2186万吨,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1669万吨,河南神火集团有限公司以570万吨位居五大之末。 上述河南五大煤矿集团占河南省煤炭产量比重为63.53%。这意味着至少将有3500万吨煤矿资源需要重组进入五大煤矿。河南646座小煤矿的矿主已没有多少选择余地。“我们现在就是等着看哪些企业有兼并重组我们的资格。”刘老板说。 《实施意见》出台后,河南省各市相继开始摸底调查,并召开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动员会,制定各市兼并重组实施方案,但实际重组行动目前尚未展开。 “目前,小煤矿主大多还处于观望状态,等着煤改细则出台。”一位为煤改企业担任法律顾问的律师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小矿主们最关心的、也是目前政策最难把握的难点,是退出后利益如何补偿的问题。 划片重组 前述河南省工信厅官员告诉本刊记者,目前郑州市、平顶山市、安阳市、济源市、许昌市等部分省辖市已经完成对旗下矿区的摸底调查,“摸底调查全部结束后,就会制定具体的兼并重组方案。”这位官员称,兼并重组方案将明确有多少家有资格成为兼并重组主体,以及被兼并重组的企业数量及规模。 根据郑州市兼并重组方案,省属三大煤炭集团——郑煤集团、河南煤化集团和河南省煤层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下称河南省煤层气公司)和国投煤炭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是郑州市大力支持和推荐的重组主体。此外,郑州市还有12家煤炭企业可作为兼并重组主体。 安阳市年生产规模在15万吨至30万吨(含30万吨)的煤矿共16座,其中,国有煤矿1座,乡镇煤矿15座。根据该市兼并重组方案,这些煤矿将全部由河南煤化集团兼并重组。 平顶山的兼并重组方案则指出,要引导辖区地方煤矿与中平能化集团、省煤层气公司这两家省煤炭骨干企业积极对接洽谈。 平顶山企业兼并重组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从去年年底开始,平顶山的部分县市就开始与中平能化集团洽谈,目前中平能化集团已与平顶山的郏县形成基本一致的框架协议,即中平能化集团对郏县符合条件的13座煤矿进行兼并重组。 《实施意见》对河南六大主体企业划分了势力范围,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市场观察员李朝林认为,由于郑州市和平顶山市小煤矿较多,“划片到郑州和平顶山的郑煤集团、中平能化集团企业工作比较麻烦”。小煤矿多,加大了兼并重组方的资金压力,随后的安全和技改投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中平能化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本刊记者,目前集团倾向于股权吸收合并,即小矿出资产,中平能化出资金成立新公司,“这样资金压力能小点。” 但河南省新乡辉县一位煤矿主程老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是国有企业来兼并我们,那我们的选择是退出。”他表示不会考虑参股,因为大煤企控股意味着“花一分钱都要上报”,小矿主基本丧失了话语权。 补偿待定 “现在我们也开始找‘下家’(即有兼并重组资格的企业)。”刘老板说,“已经联系了几家,但都没有进行过实质谈判,还想看看当地其他老板的选择,尤其是配套细则。看看除了国有企业,是否还有其他的选择。” 河南煤化工一位负责人也表示,现在集团已经拟定了收购条件,正在确定收购对象。“但目前政府的具体退出机制和小煤矿的补偿金额还未出台,必须待情况明晰后再开始兼并。” 根据《实施意见》,对已全额缴纳采矿权价款的被兼并重组煤矿,原则上应将其剩余资源储量的采矿权价款折价,入股兼并重组后的煤炭企业;对退出煤炭开采的企业,由相关部门对其剩余资源储量进行核查,并按原价款的1.5倍-2倍由政府退还;如其剩余资源被整合给其他煤炭企业,由兼并重组煤炭企业支付。 这个对价小矿主们并不买账。“原来采矿权的价款约为每吨1元-1.5元,按照《实施意见》,政府退还价款在每吨2元-3元左右。但现在经过数年发展,煤炭资源价款实际已达每吨6元。临汝有一个和我们规模相当的矿,之前卖了1.4亿元。《实施意见》里的标准和这个价码相差很远。”刘老板说。 之前投入的固定设备如何补偿也是小矿主们关心的问题。根据《实施意见》,对被兼并重组的煤矿,其现有的生产设备、工程投入以及地面建筑物等财产,经有资质的机构评估后,兼并重组主体企业将给予一定的补偿。 前述为煤改企业担任法律顾问的律师认为,小煤矿主最关心利益能否得到公平的对待,定价、交易方式、归属是否获得公平合理的安排。“如果达不到,重组很难顺利推进。”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的李朝林直言,这次重组肯定不可能按市场定价,兼并企业和政府也拿不出这些钱;但不按市场定价,等于是对煤老板“巧取豪夺”,所以定价矛盾比较突出。 上述平顶山兼并重组负责官员透露,虽然中平能化集团与郏县达成兼并重组意见,但是具体措施并未落实,目前补偿方案基本思路是会优先支持兼并重组的主体企业;对于一些规模小、资源状况不好的企业,将会对重组主体通过以奖代补的形式支持重组;而对于被兼并企业,对于其投资的固定资产进行一定补偿。 “如果补偿不满意,最后许多企业可能会签订一些交易合同外的隐形协议,即通过其他方式补偿。”河南省煤炭行业的一位资深人士表示。 重组之外 对于补偿措施的不满,已经使得一些小矿主走上了上访之路。一位曾在国家发改委任职的业内资深人士认为,中国煤矿行业的兼并重组是大势所趋,政府主导的重组在处理方式上可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这可能是重组得以推进的惟一办法,因为中国的煤矿企业过于分散,加上历史包袱沉重,重组靠市场化的方式很难推进。他举例说,中国最大的煤炭集团神华集团,曾经考虑过整合山西的煤炭资源,结果发现补偿条件太过复杂,代价过于高昂,还不如新建划算。 1997年以前,河南省有各类煤矿6000余处,其中小煤矿有5800余处,无证非法开采者达3000余处,最小的煤矿年产量仅3000吨。2004年,河南省政府出台文件,要求重组企业开采规模煤矿单井生产能力不得小于15万吨/年,新建煤矿开采规模不得小于30万吨/年。当年,整合地方国有煤炭企业14家、小煤矿259家。河南小煤矿数量降至如今的646座。这次重组之后,河南煤矿数量将下降到多少家尚不得而知。 面对强力推进重组的地方政府,小煤矿主现在手上几乎没有什么筹码,但很多企业仍寄望于在各级政府的利益博弈中寻找生存空间。 在河南许多城市,煤炭企业的纳税占了很大份额。根据《实施意见》,被兼并重组企业仍按原渠道纳税,但即便如此,地方税收仍会减少。 “虽然仍在当地纳税,但纳税比例肯定会改变。”刘老板解释说,现在他的煤矿全部税费都交给当地政府,如果被省属企业兼并,肯定有一大部分就需要交给省里。“因此,当地政府并不希望那么快推进重组。” 对于最后的交易价格,刘老板也并不十分担心。“许多小煤矿,村政府或者乡政府都有干股,如果谈判价格太低,政府也不会同意的。”他说。

拉力试验机传感器影响

万能试验机厂家多少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