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探矿权转让操作困难贵州西电东送可能受影响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31:50 阅读: 来源:焊条厂家

探矿权转让操作困难贵州西电东送可能受影响

探矿权转让操作困难 贵州西电东送可能受影响

“探矿权有偿转让到了非有个说法不可的时候了。”贵州省煤田地质局局长徐立世对记者大声疾呼。

“探矿权问题处理不好,最终将要影响贵州省西电东送的进程。”该省国土资源厅地质勘察处处长李明道焦急万分。

探矿权矛盾初生

计划经济时代没有探矿权这个概念。地质勘探是个高风险行业,以前通常都是国家出资,地质勘探单位经过普查、详查、精查三个阶段,把地质状况搞清楚,谁来办矿,把勘测报告就给谁。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经济体制的变化,地质勘探投资体制发生变化,国家只负责普查阶段的投资,详查和精查由业主负责,矿业秩序开始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1998年,随着《矿产资源法》和若干配套政策提出探矿权的概念,使出资勘探的企事业单位以及承担国家投资勘探项目的地质单位作为探矿权人,探矿权评估和有偿转让开始实施。

据了解,1998年贵州申请探矿权保护的有50多起,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探矿权的认识不断提高,现在每年都有100多起,但是即使是这样,该省各地方政府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还远远不够。

由于探矿权市场运作的滞后,使得地质单位、探矿业主心存疑虑,不敢放手放胆去进行勘探投入,担心高风险非但得不到高回报,可能血本无归。在探矿权运作政策不明确的情况下,目前地质资料的提供以省计委给煤田地质局下通知的方法进行,探矿权转让事实上被搁置起来,造成业主各自串门子,找关系,各显神通,勘探企业无偿或低成本转让地质成果。而贵州煤田地质勘探单位两年来已经自筹资金垫资1000多万进行电煤基地勘探,由于探矿权转让难于操作,勘探资金难以收回,勘探队伍欠发工资,怨气很大。

发耳之争

发耳煤矿是贵州西电东送的电煤基地之一。国家70年代投入数百万元,由该省煤田地质局完成了普查和详查工作。2002年该局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精查勘探,并进行了区块登记,项目所在地六盘水市政府也希望尽快勘察,给出地质成果。

发耳煤矿精查共花去了1562万元,省计委协调,商定了省财政前期工作费贷款25%,六盘水市政府、水城县政府60%,煤田地质单位垫付15%的出资比例。但是到目前为止实际出资情况是,六盘水市政府出了400万元,计委出了150万元财政无息贷款,剩下的900多万元都是煤田地质局垫付。经过2002年一年的勘探,省煤田地质单位完成了野外施工任务,形成了地质成果,精查报告正在编制当中。山东兖矿集团投资该省煤基地的建设给贵州的经济注入了生机和活力,也使得探矿权市场运作有了开端。六盘水市政府想尽快把发耳交给兖矿集团,探矿权转让纠纷随即出现。

正常程序应该是请财政部和国土资源部认定的中介评估机构进行煤炭储量评审认定和探矿权价款评估,然后进行有偿转让。按照《矿产资源法》和三个配套法规,70年代国家投入的勘探资金,要按重置成本法进行重新估价。国家的规定非常明确,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的时候为了加快速度,想绕开评估,承诺某些优惠条件,欲通过协商的办法处置探矿权,直接与国家政策法规相违背。探矿权转让不了,按照现行法规,煤矿就办不了采矿证。特事特办如何与国家法律相结合,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一大难题。

一方面是探矿权转让不出去,一方面是有大量煤矿项目勘探经费严重不足。徐立世说,为推动煤矿建设的前期工作,毕节地区行署从2001年开始,每年将1000万元列入财政预算,很有前瞻性。国家也鼓励地质勘探融资多元化,但是如果连探矿权都得不到尊重和保护,探矿权转让得不到应有的回报,谁来投资?

李明道处长说,迄今为止,贵州省还没有一起规范、成功的探矿权转让。徐立世忧虑地说:“贵州探矿权的问题比较突出,省政府目前没有一个探矿权有偿转让的实施方案,勘探业主没有定心丸就不敢冒险去投资勘探。”据了解,山东省的探矿权市场运作比较规范,各矿业集团争相购买探矿权,现在已经基本转让完,国家投资形成的探矿权价款也部分或全部返给地质勘探单位做资本金。

西电东送高于一切

李明道说,探矿权问题已经涉及到了贵州西电东送包括中岭、发耳、五轮山、雨谷、林华等在内的所有煤矿项目,解决这一难题迫在眉睫。

探矿权问题在贵州省变得如此纠缠不清有深刻的原因。西电东送日程紧,任务重,压倒一切。李明道说,西电东送贵州拖不起,目前西电东送形势很好,形势也很逼人,广东的电力市场潜力很大,但是争这个市场的压力更大。在本着有利于电煤发展的原则下,把探矿权授予某个行政单位,先立项,不纠缠,把地质勘察工作搞上去。快上煤矿符合贵州省情,符合西电东送的大局。

业内人士分析,众多矛盾由此而生并逐步复杂:勘探需求过大与勘探资金不足的矛盾,小矿的矿权与大矿的矿权重叠的纠纷,勘探成果的使用与探矿权人的权益保护等问题。各级政府要求“特事特办”,有的项目是先有电厂再办煤矿后上勘探,探矿权没有转让,采矿证没法办,煤矿掘进几百米、上千米仍然是无证煤矿。电煤地质勘探融资的多元化,使探矿权转让问题在操作上复杂化,往往一个项目兼容着中央财政拨款、省级财政前期工作费贷款,地市县财政出资、地质单位垫付、业主自筹等5个出资渠道,甚至还有国家以往出资形成的普查、详查地勘工作量。

探矿权问题的纠缠反映了矿产资源开发秩序的混乱。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李在文说,全国和全省的矿产资源规划去年才开始实施,贵州省的规划比较落后,地州市县都没有规划,现在是无序开发的问题。电煤基地的前期勘探多数投资是中央投资形成,处置非常复杂,好几个大矿业主反反复复定不了,探矿权问题也不好协调,西电东送的涉及到的几个项目都比较大,有一个既合理又合法的问题,往往这两个方面都很难处理。

探矿权转让卡在哪里

其实,国家明确提探矿权的概念就是要保护投资人的利益,促进地质勘探融资的多元化,加快矿业开采秩序的规范化进程,处置的政策非常明确。那么,一个清晰的思路,一个明确的政策,为什么执行起来显得异常艰难呢?

原因之一就是各级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承诺影响了正常的秩序。从现行法规和西部大开发的政策鼓励对西部资源的开发,前提是保护探矿权。贵州的电煤基地有一定基础,现在主要是要建设大矿,要使探明程度更高。李明道指出,贵州有一个倾向,先搞上去,地方政府牺牲小利益,大家在招商引资方面很积极,承诺很多优惠条件,不少地方政府随意承诺探矿权可以不要、少要收益,生怕别人跑了。业主们惊喜地发现,原来贵州的探矿权还可以这样操作,求之不得。省煤田地质局有关专家也认为,其实,业主也不想在探矿权问题上纠缠,往往是在国家政策不容许、地方政府也做不了主的情况下的随意承诺把这个问题搞复杂了。如果大家都把意识统一到依法行政上来,严格按照中央的政策办,这个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原因之二是中央投资形成的探矿权收益的处置存在难题。西部大开发和西电东送需要特事特办。根据国家有关规定,以往国家出资形成的矿产地的探矿权价款,大体有三种处置方式:一种是国家收回;二是部分或者全部作为资本金留给地质单位,扶持地质单位;三是国家的重点项目作为国家的资本金投入。而现实的情况是,目前财政部和国土资源部依然严格控制着这部分的处置权,连探矿权评估贵州都没有资格,必须由国土资源部认定的评估机构来做。李在文副厅长认为,贵州的探矿权市场还没有形成,探矿权问题要想得到顺利解决,必须首先从中央得到处置权,这样一来,问题就好办了,目前,贵州已经准备向中央申请探矿权的处置权。

李在文说,探矿权问题,贵州比较突出,除了向中央要政策,我们的矿产资源规划工作要跟上,形成有序的矿业开采秩序,就有了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2002年贵州省国土资源厅在罗甸开展了有色金属探矿权拍卖就是基于此目标进行的一次尝试。今年国土资源厅准备在全省实行探矿权挂牌出让试点,在每个地州市选一个县搞探矿权挂牌出让。总之,加大探矿权市场的培育,对于贵州这样一个资源大省来说,无疑是一项提高资源保障力、增强在西部大开发中竞争力的基础性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