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8:55 阅读: 来源:焊条厂家

那一年,他七岁,叫吴枫。她六岁,叫楚馨。他和她是邻居,只是吴枫家是别墅,而楚馨家却是吴枫家后边的一小坐土瓦房。但是年幼的两人总是经常在一起玩,在他们的眼里,除了父母只有这个伙伴时刻陪着对方。她比他小一岁,经常跟在他的屁股后边叫哥哥。而他也总是称呼他妹妹。两个人虽然很小,但是在两个极端中的家庭里都很孤单。所以很小两个人就成了好伙伴。感情很好,几乎无话不谈。

八岁那年,他们一起上学,学校离家不远,走十五分钟路就可以到了。开学的那天,吴枫小小的身材却穿着一身价格不菲的衣服,吴枫的父母没有去送他,是吴枫父亲的司机开车送他的。吴枫下车的时候,刚好看到一对父女站在学校门口,望向这边。

那个男子,一身发灰的牛仔服,不知道是拣的还是穿了十几年了。他的年龄应该不大,但是脸上却布满着沧桑。苟偻的身影,说不出的疲惫。

那个女孩,的眼睛很大,水汪汪的总给人一种忍不住想要触摸,却又怕碰坏的感觉。

吴枫笑着朝楚馨挥了挥手。楚馨也是同样回复着。中年男子看了看吴枫,叹了口气,便没在说什么。而吴枫父亲的司机却是一脸厌恶的拉着吴枫快步走进校园。

吴枫和楚馨是一个班,而且同桌。两个人上课的时候总是偶尔低头说两句,然后不约而同的捂着嘴偷笑。放学了,也总是一起回家。

童年的时光总是那么快,而吴枫和楚馨,每天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回家。小学六年过去了,没有一天改变过。她依然叫他哥哥,他依然叫他妹妹。别人也都认为他们真的是兄妹,只是为什么两个人的穿着相差那么大,就没人知道了。

那年,他十四岁;她十三岁。初中仍然是在他们家附近上的。开学那天的场景与六年前一样,只是如今的两个人,不如以前那般稚嫩。但是不幸的是,两个人不在一个班,吴枫在(1)班,楚馨在(2)班。原因很简单,一班的是学习成绩即好家里又有钱的。而二班的只是学习稍微好点家庭不好的。十三岁的楚馨也知道,这是差距,她心中有那么一点点自卑,为什么一起玩到大的朋友,待遇要不同呢?就因为自己家里穷么?

那天楚馨第一次没认真听课。下午放学后。吴枫还是像以前那样,等着楚馨。等着楚馨出了教室,然后很自然的拉起她的手:“走吧?”

“恩!”楚馨抬头看了一眼吴枫,应到,只是脸上不在有以前的笑容。

“怎么了?”他感觉到楚馨,问道。

“没什么,走吧!”楚馨回避着他的目光,向前走去。

“不可能!”吴枫吼道,一把拉过楚馨,“咱们一起玩到大的,你有事都瞒不住我的。到底怎么了?”

“我…”楚馨咬着嘴唇,很久才问道:“我们之间是不是差距很大啊?为什么老是把你分一班把我分二班啊?”

“呃?就这事?”吴枫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瞪着眼睛好奇的看着楚馨。

“恩…”楚馨低着头,紧咬着嘴唇。似乎在等着审判。

“呵呵,你个傻丫头,我们之间怎么会有差距呢?我可是你哥哥啊!要不然明天我转去你们班?”吴枫抚摸着楚馨的头发,说着。

“嘿嘿…我不是怕你这个哥哥,长时间不在我身边,把我这个妹妹忘了嘛!”楚馨闻言笑到,两只大大的眼睛变成了月牙,抬着头看着吴枫。

“呵呵,傻丫头!别多想了,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不能不要你这个妹妹啊!”吴枫抚着她的头发笑道。

“恩!嘻嘻!这可是你说的哦!我们拉勾!”楚馨笑嘻嘻的伸出右手,勾了勾小拇指。

“你呀!”吴枫点了一下楚馨的额头,笑着伸出左手,小拇指勾着楚馨的小拇指。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纯真的誓言在校园在的上空回荡着,似乎这句话真的会存在一百年似的。

他们的生活很平淡,每天都是那样,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手拉手,只是也许他们都没发现他们的小拇指总是勾的很紧,很紧。

初中一个青少年时期,这个时期的孩子模仿能力和对未知事物的求知总是那么热烈。尽管学校再三严令不得早恋。但是还是有很多学生去追求异性。

而作为美女的楚馨,和有钱又帅气的吴枫。则成为大多男女生追求的对象。虽然两个人走的很进,可是几乎所有学生都只认为他们是兄妹。

一天下午放学。楚馨依旧在校门口等着吴枫。远远的,吴枫捂着左脸走了过来。

“哥哥,你又去打架了?”楚馨看着吴枫左脸上的伤,担心的问道。

“嘿嘿,谁让那小子总是招惹你呢?还敢给你写情书。”吴枫狠狠的说道。

“他写他的情书,我又不看。”楚馨知道吴枫是因为自己才去打架的,也不好说什么。

“嘿嘿,我这叫锻炼身体嘛!你看我现在身体壮实多了!”吴枫胡扯着,同时拍着自己的胸膛。

“锻炼身体也不用打架吧。你看看你,两年了几乎每星期都打架。而且每次都受伤,回去伯父又该收拾你了。”楚馨撅着嘴,分辨道。

“没事,你看我从原来纯粹挨打,到现在纯粹虐人家。以后能伤着我的人,没那么多了。”吴枫似是回忆似的。

“唉…哥。以后不要打架了好么?”楚馨停下来,看着吴枫的眼睛,认真的问着。

“好吧。只要没人招惹你,我谁也不碰!”吴枫看着楚馨,心中不禁动摇。

“哼!又敷衍我!那好,你要是打架,我也去,我知道哪个女孩子追你,我就打谁。!”楚馨攥着小拳头在吴枫的眼前晃了晃,威胁道。

“呃…这个!我…呃……那我不打,我警告可以吧。”吴枫无奈的挠了挠头。

“耶!就知道哥哥对我最好了!”楚馨蹦跳着。欢呼着,吴枫看着她,这一刻是那么美好,吴枫知道,自己打了两年的架,值!比什么都值!只要保护好自己的妹妹,或者说保护好她,能让自己开心幸福的人,比什么都值。

突然。楚馨停了下来,抱着吴枫的胳膊问道:“那哥哥要是有了嫂子以后,是不是就不对妹妹好了。”

“傻丫头!哥哥说过的,会一直对你好的。!”吴枫抚着楚馨的头发说道。

“哼!不信!你得发誓!”楚馨皱着鼻子,一脸的不信任,说道。

“好!我发誓!我吴枫,一生一世都要对楚馨好。不过对她不好,就罚我做她一辈子哥哥。”吴枫举手说道。只是说道最后,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但是他知道,做她的哥哥,不是他要的,因为他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天真可爱的丫头。爱的很深,很认真。

”哼!臭哥哥!就知道忽悠我!”楚馨哼道但是并没有不满,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可能不明白对方的心意呢?只是上方都没有说破而已!

“呵呵!那臭哥哥走吧,赶快回家吧!今晚伯父又要批评你了呢!”楚馨笑着,跳着,她的笑那么美,那么天真!吴枫微笑着看着她,他很满足这样的生活。无忧无虑!

突然,一辆轿车从旁边飞窜而出!

只听一声巨响,楚馨飞了起来,她的脸色惨白,还有些许她自己的血溅到了她的脸上!吴枫呆住了,上一刻仍然抱着自己的胳膊,让自己发誓的妹妹在下一刻却。。。谁能受得了?

“不……!”吴枫竭力的喊道,可是命运之神怎么可能会放手?吴枫跑过去,抱着满身鲜血的,楚馨,他哭了,是第一次在楚馨面前哭的。

吴枫抱起楚馨,颤抖着手,撩起楚馨面颊上带血的刘海,“妹妹!你坚持下,我送你去医院好么!坚持下,咱们马上就会到医院的!”吴枫抱起楚馨,疯狂的向医院的方向冲过去,口中不停地说着。他怕,他怕这个陪了他十个春秋,叫了他十个春秋的哥哥的女孩会离开自己,他没想过,没有她的日子会是什么样的!他不想去想,更不愿意去想,他习惯了她的温柔,他习惯了她的调皮,他喜欢她抱着自己的胳膊叫哥哥的感觉,他忘不了整天在自己屁股后边,边擦着鼻涕,边叫着哥哥的小女孩!他怎么可能忘记?然而这一刻来的那么突然,那么突然……

“咳。。。咳。。。!哥。。。哥。。。!”楚馨咳出两口鲜血后,艰难的叫到。

“哎!我在!我在这呢!”吴枫的脑子里不停的闪现着两个人的曾经,他的心在滴血,泪,忍不住的往下流,一滴又一滴的打在楚馨的脸上。

“哥。。。哥。。。不。。。哭,小。。。馨。。。咳。。。咳。。。不。。。会。。。有。。。事。。。的。。。!”楚馨艰难的说着,嘴角的血始终没有停下。

“嗯!嗯!哥哥不哭!哥哥不哭!妹妹,你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马上就到了。”吴枫有加快了脚步,只是似乎医院并不在这个星球似的,他怎么跑也跑不到。

“咳。。。咳。。。哥。。。哥!小。。。馨。。。好。。。想。。。睡。。。觉!”楚馨的眼睛几乎快要闭上了,口中的声音也渐渐的变低!

“乖!乖妹妹,坚持一下,就一下就好,不要睡觉好么?不要睡!”吴枫的声音尽可能的大,只是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无助。

“哥。。。咳。。。咳。。。。哥。。。抱。。。紧。。。我。我。。。好。。。喜...欢...你...抱...着....我...的...感...觉...哦...你...能...抱...着...我...多...久...呢...?”楚馨说着吐着血,但是她的脸上却是挂着笑容。只是很凄凉。

”哥哥会抱着你的,会一直抱着你的!直到你厌烦的的时候。“吴枫吼着,奔跑着,不知疲倦……

”呵...咳...咳...臭...哥...哥...小...馨...怎...么...会...厌...烦...你...呢...?“楚馨在挣扎着,可是她能挣扎出命运的安排么?

”那我就一直抱着你,抱着你到永远,到时间的尽头,到海枯石烂!“吴枫的泪流着,依旧滴在楚馨的脸上,他也想和她一直到老,很想很想。

”呵...呵...臭...哥...哥...那...你...不...找...老...婆...了...么...?“楚馨不再咳血了,只是她的脸色更加的惨白,声音更加的无力。

”妹妹!我找老婆,我一直把你当我老婆的啊!“吴枫吼道,是的他肯定他是爱着楚馨的,只是平时被兄妹称呼掩盖了而已。

”我...我...也...是...。我...想...和...你...海...枯...石...“楚馨的手臂终于还是无力的垂了下来。

”不!!!!“吴枫吼着。脚步更快了几分。医院近在眼前。。。

三天后。

“呃...!”吴枫的意识终于恢复了,只是回复意识的那一刻,浑身传来的只有疼痛。

“我在医院?”吴枫睁开眼睛看到屋内的摆设,问道。

“你醒了。”吴枫身边的护士听到吴枫的声音,问道,”嗯这里就是医院。“

“那天我带来的那个出车祸的女孩呢?”吴枫强忍着身上的酸痛,坐起身,盯着护士问道。

“她...”护士犹豫到。

咯噔,吴枫的心不由的一沉,脸色惨白无比。

"不是你想的那样,她的命保住了,只是...."护士见吴枫脸色变白赶忙说道。

“只是什么?”吴枫放下的心又瞬间提了起来。

“以后不会再有知觉了。”护士犹豫再三还是说了出来。

“植物人?”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无风的身体在不自觉的颤抖。

“嗯。”护士答道。

“她在那间病房?”吴枫强忍着心中的刺痛问道。

“就在你旁边。”护士答道。

“谢谢!”吴枫说着,边起身准备出去。

“哎!”护士刚想说什么,可是吴枫已经出去了。

白色的房间内,放着一张床,床上躺着个漂亮的女孩子,只是这个时候这个女孩子的脸色太多苍白,眼皮微闭着,好像睡的很熟。

白色的窗前坐着一个男孩,他的面容充满了憔悴,还有泪痕,没人知道他流过多少泪,只知道,他每天总会用他的左手拉着她的右手,小拇指勾着小拇指,口中喃喃到:“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又或者说着:“抱着你,直到——海枯石烂!”

没人知道她躺了多久,没人知道他坐了多久,只是有一天有人发现她们的时候,他抱着她,他的左手指勾着她的右手指。她们离开了人间,也许,在某个地方她们手拉手,说着:“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抱着你....直到....海枯...石烂...!”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